图片 1

中国正发生大规模性革命,为什么中国男人不爱养

原因很简单:因为老三不如小三。老三大多是王“糟”君。

图片 1

不能说的真相女人是二等公民02/25/2016前两天有一则新闻,说是大过年的,媳妇到老公家过年,忙了一整天的年夜饭,最后不让上桌,气得媳妇掀了桌子。虽然该新闻有炒作之嫌,但咱周围还真有这样的人。王兄来自东北,太太来自南方,太太在家是千人疼万人爱的主,夫妻俩结婚后一直没有和老人过,年纪轻轻就来美国发展了,等事业安定,身份解决,两人决定:过年到双方父母家看看。千辛万苦,两人到了王兄位于东北的家。父母见儿子全家过年前赶回来,甚是欢喜,但大年三十,家里闹了很大的不愉快。回到家后,由于王兄的兄弟姐妹都要来爹妈家吃年夜饭,王太太帮着婆婆忙了好几天,三十晚,几家人热热闹闹聚在一起吃饭,但女人不能上桌,王太太一下就火冒三丈了,马上要离家出走,弄得王兄尴尬不已,经过高等教育和海外熏陶的王兄知道,不让太太上桌,那是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的,无奈,硬着头皮,和老爷子商量。作为特例,王太太坐上了饭桌!当王太太气呼呼地和咱抱怨东北那旮旯的陋习的时候,王兄在一旁只有嘿嘿笑的份了。听了王太太的抱怨,咱马上也给出了咱们那旮旯“女人不算人”的例子,以缓解王太太不平的心境。那年,和朋友到沿海某发达地区去玩,住在朋友家亲戚的旅馆,亲戚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女儿出嫁了,亲戚沿着国道办了一个饭店和旅馆,独门小院的住家就在饭店后面,两个媳妇几乎同时怀孕,老爷子喜上眉梢,对两个儿子道:媳妇生下两个男孩,咱这个饭店和旅馆平均分给两个孙子,如果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全部家产留给孙子,孙女一文没有,如果是两个女孩,老爷子将继续经营着饭店旅馆,直到有孙子出世。结果,小媳妇生了个男孩,一下子,小儿子一家成了坐上宾,全家搬回来和老爷子一起居住,饭店和旅馆也交给小儿子打理,老爷子每天最开心的就是带孙子,那边,大儿子埋怨媳妇肚子不争气,大媳妇也没有任何怨言,两口子一直商量着,如何躲避计划生育罚款,争取生出一个儿子来。农村一个远房表姐,第一胎生了女孩,表姐仿佛成了罪人,一直在婆家唯唯诺诺地生活着,女儿也被放养,没有投入太多的关心。当女儿上初中后,表姐再次怀孕,为了不被村里因超生而扒掉房子,夫妻俩选择了外出打工。天随人愿,第二胎终于生了一个儿子,由于没有户口,夫妻俩带了超生的儿子四处流浪,直到全国人口普查,儿子才上了户口。放养的女儿没有自暴自弃,大学毕业后在城市找到了工作,等安定后,女儿把父母接到了身边,还给长大的弟弟在城市安排了上学的机会,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多分得父母一份逝去的爱,女儿对父母几乎有求必应,对弟弟也呵护有加。当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开怀畅饮的时候,女儿总是默默地在厨房忙活。当咱在这里为“女人是二等公民”而愤愤不平的时候,而女人们自己却在重复着“二等公民”的演绎,没见着那些成为婆婆或者丈母娘的女人们,一而再、再而三地表达了对儿孙们的偏好,而对女儿或者孙女,则表达了弃之可惜的无奈,如果您不信,咱下面会继续跟您侃。

假如女人把男人看成是消费者(consumer肯宿摸),那便能洞察男人的这个心理秘密。一般来说,消费者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常常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但对自己不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却能讲得昼夜冷暖、四季分明。

中国正发生大规模性革命?

“老”三,这个中国男人眼中的王“糟”君,她们究竟糟在哪里呢?

德国电脑杂志《Chip》刊文关注中国蓬勃的性用品市场。文章指出,中国人一改往日传统的禁忌话题,比如性健康。

一糟:甘当投降派。在年龄这个强大的敌人面前,不战自降;一见杀猪刀,就跪下乱求饶。童谣是这样嘲笑她们的:心理早衰,身材早歪,黄脸不洗,破罐子破摔。

文章写道,当代年轻人越来越关注性生活、避孕等过去在中国被列为禁忌的话题。这一变化尤其可从中国的避孕套销售数据中看出。一些迹象证明中国正发生大规模性革命。

二糟:不懂风情。花好月圆之时,风月无边之地,她却跟你大谈暗物质。孩子不肯读书上进;老爸最近血压特别高;姐姐需要一大笔钱买房子……哎哟,愁死我了。

文章写道,一家中国财团收购了全球第二大避孕套生产商 —-
澳大利亚安思尔。色情和性用品商店迅速在中国扩张。现在,超市的货架上到处都有避孕套在销售,包括西方的主要品牌杜蕾斯等。政府终于开展支持宣传艾滋病防治的教育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