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场恋情,来生不相识

世上最痛的感觉是彼此深爱着却又无法相守无法结合如果不曾遇见就不会相识就不会相知就不会相爱如果不是深爱就不会痛苦就不会肠断就不会撕心裂肺在我的心中你圣洁无瑕一如既往高尚雅致美丽无比在你的眼里我万般美好傻愚拙痴一生一世再难相遇我们本来是天生的一对却阴错阳差天各一方隔洋相望我的痛楚你的热泪何时能止苍天不知我向你倾诉真情告白我们结婚吧从此长相守到死不分离你却告诫我我家庭和美不可弃发妻不可弃子女不可弃家业你告诫自己家庭和子女是你的天地先生如头颅绝不能舍弃既不能相守更不能舍弃又彼此深爱心如刀绞痛如撕裂爱有如磨难情感如炼狱爱是罪恶情是惩罚有多少痛苦无法理解有多少话语无法诉说你对上苍呐喊真正的苦痛是无法诉说的真正的无助是无人能帮的⋯⋯让我忏悔让我慢慢沉淀痊愈、重生我深深感受到源头在我只求你将来平安健康如愿⋯如果今生不曾相识那是多么美好⋯也许,今生不再见来生不相识是最好⋯让我如同2016永远逝去或许是最佳⋯

男人薄情一场不欢而散的饭局使麦杨子郁闷不已,他不死心,约出凌芸要做一次开诚布公的谈话,聪明的凌芸,怎会不知麦杨子要谈些什么。面对凌芸,麦杨子不知怎么开口,最后他下了决心,对凌芸说
: 我当年娶李少芬全是为了母亲,是对方主动提亲的 ;
后来胡彩宝也是主动纠缠,不然我也不会……凌芸轻轻地打断了他的话 :
你仔细想想,你和她们真的没有什么吗?什么是什么 ?
是爱情、感情、道义还是责任 ?
麦杨子沉思起来。和李少芬结婚时,实实在在主要是为了母亲,但他当时也觉得李少芬长像还行,白净清秀的可以接受,才同意结婚的。婚后虽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但是她把母亲照顾得妥妥贴贴的,后来有了女儿,家务十分繁重,也没听到她埋天怨地,他对她还是基本满意的。只是在母亲去世、女儿长大后,好像她的使命已经完成,他开始嫌弃她整天盯着钱看,似乎每用1分钱都要向她汇报,吵架越来越多。就在一次为了交回家中奖金的多少,两人起了爭执,他一气之下外出喝酒,才把胡彩宝喝得上了身。连胡彩宝都承认他们的关系中是她自己主动献身,但自己就没有责任吗
? 俗话说 :
神不知鬼不觉,意思是说没有人知道,但是别人不知道却不等于自己也不知道。那次他和胡彩宝喝酒喝到半醉,有点迷糊,但神志还是清醒的,胡彩宝扶他到酒店开房,他完全是有能力拒绝的。到了酒店后胡彩宝把他放倒在床上,先是匆匆扒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来脱他的衣服。在脱裤子时,他为了配合,还微微抬起了臀部。应该是妾有情郎有意,胡彩宝稍一挑逗,他立刻欲望高涨,胡彩宝骑上他的身体就做成了那事,胡彩宝的那些豪放举止,着实令他大吃了一惊。事过之后,他对于他不是胡彩宝的第一个男人感到既遗憾又轻松。遗憾的是每个男人都希望拥有女人的第一次,轻松的是他不必为胡彩宝承担什么责任。再说,发生了一次关系之后,他如果责任推给胡彩宝,还是可以脱身的,但自己还是留恋年轻的女人带来的刺激,才会一直保持了关系。实际上麦杨子对胡彩宝并不是很了解。胡彩宝虽然是一个被抱养的弃婴,她的养父母在得到她时就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把她当成了宝贝,故取名为
” 彩宝 ”
。胡彩宝在养父母的宠爱下,养成非常倔强任性的脾气,从小就不爱读书,在15岁时就和街道上一起玩的少年偷嚐了禁果,以后也和几个年龄相当的男人谈过恋爱,可惜没有一个能维持下去。20多岁时她认识了一位爱跳舞的大姐,劝她把目标转移到大龄男子身上,后来遇上了麦杨子,果然一举奏效。若麦杨子知道他才是胡彩宝的猎物,不知会有如何想法。麦杨子说
: 如果我离婚了,你可不可以接受 ?凌芸说 :
你如果真的想离婚,早就离了,不会拖到现在。麦杨子曾对胡彩宝说,离不了婚是因为李少芬要他凈身出户,房子也不给他。那房子当初买的时候用尽了他母亲的全部积蓄,都给李少芬他心有不甘。他心里却也觉得如果不离婚,就不用和胡彩宝结婚,所以也不是那么急着离婚,事情就这样慢慢拖了下来。在凌芸清澈聪慧目光的注视下,麦杨子无法否认是因为自己的忘恩负义和风流禀性,才陷入了如今
” 齐人之福 ” 的尴尬境地。麦杨子还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问 :
你等我一段时间行不行 ?凌芸微笑道 :
我认识你的时间不长,就要到你那里去排队等候了吗?话说到此,麦杨子知道自己是毫无希望了,就是再心痛,也只能仰天长叹了
!晚上睡觉时他翻身把胡彩宝压在身下,想借此解脱困境,可脑子里装的全是凌芸,竟然不能举事,只得悻悻作罢,他清楚这也意味着和胡彩宝的关系彻底完了。

小时候家里没有电视,生产队有一台共用电视,看的正欢的时候,生产队长神经质般一声吼:出工了。就把电视关了,电视房锁了。小孩子们的梦就碎了,电影在放什么并不重要,错过了电影就如错过了全世界似的,至今还记得那看过一半的电影名字《最后一颗子弹》。那时候,小伙伴们爱吹嘘看过什么电影,而电影内容是不重要的,为了在小伙伴们前秀一把,追着流动电影看,这对夜盲症的人来说,简直是在玩命。终于有一天体会了什么叫做万丈深渊,一脚踩空,掉进了很深的沟里,腾云驾雾一般。在自己村里看电影的时候,最后眼皮都招架不住,都是由父亲抱回家的。现在的儿子吵着闹着看电影,就是为了吃完爆米花,喝好可乐,然后美美睡一觉,真服了他了,电影院里睡那么香。随着年龄增长,看电影看出些门道来了,喜欢在电影里找些哲理,发现些别人没有发现的东西,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上起来。也喜欢在女生面前卖弄一番,人体荷尔蒙萌萌达。随时标榜着自己看懂了电影。再后来更不得了了,喜欢细细品味场景,用心揣摩细节,电影意境都浸淫到血液里去了,那些影评家绝对都是混饭吃的。再后来,眼光已经被生活打磨得太毒辣了,物质世界就是艺术世界,满世界都是哲理,再也不必费心去电影中寻找什么哲理了。看电影完全成了精神娱乐,成了对抗孤独的一种方式,每个人的百年孤独,不是爱情,友情与亲情的沦丧,而是生命本质。当看到《五十度黑》里女主双脚上的铁杆被男主猛地撑开,女主惊叫之后妩媚地笑,可以说不虚此行了。当《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莫文蔚“电台情歌”音乐响起时,想起了当年最野性的自己,却在会计事务所里装作斯文的可笑模样,当时又怎会理解,对方是永远看不清的,自己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爱情。看电影可以为了很好声响效果,大又清晰的画面,或是故事美好的构思。都只为了心情那一刻的放松和开心。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活着!错过一部电影不会错过全世界,生命消逝才是真正地错过了全世界。3/10/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