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仔18岁生日的感恩,舞场恋情

我同老公婚前在国内约会,总共一周之内见面了三次:第一次单独见面,第二次领他见我父母,第三次单独见面,他向我求婚。然后我们写信,越洋电话8个月的交往。再见面时,就在没有亲朋好友,父母在身边的国外当地市政厅领了结婚证。听起来两人的相识,和结婚的过程很浪漫,潇洒。实际上两人婚后才互相了解,认识,接纳对方的5年过程里,俩人的日子过得简直是人间地狱!终于,我决定必须以离婚来解除痛苦的日子。他同意了。当晚,他在自己的房间向上帝祷告,与我同进同出教会5年之久的他,总算放下了自己-科学家的骄傲,谦卑在上帝的面前,蒙恩得救。虽然他信主的时间和动机让我非常怀疑,但是,上帝应许我们信主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变新的了"。我且留用查看他是真的假的信,他又会是怎样的新人?虚假的改变是不能维持长久的,我心里想……他确实变好了,先是几个月,然后是一年,然后是一年半。这个新人,我可以同他过一辈子。婚后6年不生孩子,教会里的老妈妈们不知就里的为我们着急,可能私底下可怜我的"不育症":一位退休的女妇产科医生,悄悄的问我是否吃她的专治不育症秘方?…我很喜欢孩子,深信只有在巩固的婚姻关系里才能生孩子,这是对孩子负责,爱孩子的最佳决定。既然肯定了这个婚姻可以提供孩子一个稳定的家,那么我也该摆脱"不育"的猜疑了。结婚第七年我们生下了妹仔!她明天就要18岁生日了!我感谢上帝:当我们认识到,虽然我们用尽人的方法,彼此要求对方改变,却无法达到双方的期望,而得到一个幸福的婚姻。但是,上帝让我们两个相信上帝,蒙恩得救的罪人用彼此饶恕,彼此接纳的方法和态度来共走人生路。让我们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稳定的家庭里,我们虽然不完美,但是却没有破碎。不能不赞美上帝的奇妙恩典。孩子转眼18岁了。我要给自己和另一半拍拍肩膀,我们的孩子真优秀,我们做父母的由衷的为她骄傲,为她感谢上帝赐给我们的福份!读者问:这是否是圣经里说的试探?回答:你问的是我们先前两人关系不好,是否是试探?我想应该不是:而是人的罪性所然,每人以自我为中心。初信主与未信主的人婚姻上不容易。都是罪人,一个认识到了,但是仍然凭血气去做事。另一个还不认识自己是罪人,什么都是自己对。当我们被上帝的爱所吸引时,才知道爱不是要求对方,而是能为对方做什么。你若问我要观察老公信主后有什么变化,是否是试探?我想也不是。信上帝的人,就有了新的生命,虽然改变的过程有快有慢,但是,好树上会结好果子。人也能观察到真正信主,愿意改变自己时带出来的好行为。最重要的是我们俩在上帝面前谦卑下来,更加能够彼此接纳了。阅读详情:

某人结婚离婚再结婚,短短的几十年里,转得不快不慢,倒也都经历了。第一次婚的时候,赔了银子和房子的椽子,走了个干净。第二次婚的时候,找了一个没房还带5岁小孩的。二婚的他的亲生父母,早已作古,他的前老婆,在其外出工作时,跟别人跑了,还生了3个娃,其中一个娃据说因为没钱还被卖得不知所踪。即便是这5岁的娃,说到底,到底是他的还是不是他的,都说不清,他倒也为了清静,也不想去做什么DNA鉴定了,反正,据说半年左右就离婚了。更甚,前任老婆跟人生了3娃后又给另外一60岁左右的养鸡场的男的结婚了,那两娃据说就丢给了那个男小三了。此人的前任老婆据说会打扮,风情万种,抽烟喝酒样样行,男人们也许就爱吃这一套?我倒也手机上看过此风情万种的女人的照片,倒是像正在抽大烟的女人,妆也化得够浓,指甲也涂得够颜色。因为半年左右就离婚,且因为没有父母,于是就找了一对没有孩子的老夫妇来帮其带小孩,此老夫妇也就顺次成为他的养父母,一直到这个孩子5岁,直到他再婚,和某人的她。据说,她和他的二婚,都是别人介绍的,见面当日,他带着那5岁的娃去,没想成,这5岁的娃一见她,就叫她妈。。。于是乎,她被感动,就上了这船。。。至于见面就叫妈,我对她说,不过就是要让你赶快在一定因素的影响下做决断而已,并不是说你天生就和他们有缘,而且,让小孩如此叫,也是大人教的而已。可惜,这船并不是那么好开的。5岁的娃,非亲生,也在那老夫妇的养育下,过了5年,习惯和依赖性当然远远超过这个她。。。于是乎摩擦摩擦再摩擦,没完没了的摩擦。。。再加上那对老夫妇的娃是我养的,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关你何事。。。而且,二婚后,糟糕的是,他们一直没娃再生,开始就这么着过去了,再其后,老夫妇也跑进来大吼大叫地参乎,有本事你就把娃生出来,不要想把这娃当你的娃。。。闹啊闹啊,到最后,终于准备试管培养时,才发现那男的精子活力不足0.000。。。%。一个还算年轻的男人,为何如此?于是乎,就怀疑起当初二婚时那5岁的娃也许就不是他的娃了。。。再及至那老夫妇知道其养儿没有生育能力的时候,就更加把这如今已从5岁变成10岁的娃更加当成宝了。。。而婚后和那娃一起生活也有5年了,她说,不是亲生的,真的还是不是亲生的,重打不得,重骂不得,重说不得,要不,那坏话就会从那老夫妇那里开始传遍地球。而且,此娃已经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在学校里,结交了不少小男生。。。当人面很会看人说话,甜的像蜜,甜的不像她这个年龄的话。每次,去学校接这娃的时候,当着面把她叫妈叫的亲热得让人感激涕下。。。背后就不知所以然了。因为,有一次,这娃在学校被打了,原因就是说别的小孩欺负她没有亲妈只有后妈,而有关亲妈后妈的话都是这娃自己给校园里好几个年级的自己熟悉的人说的。听到她关于这娃的习性的说法以后,理解的同时,又总觉得让人害怕。一个从小生活在父母没在身边的孩子总归是可怜的,而且,在乡下生活的养婆养爷也是大字不识几个,但教育这娃的就是女人只要长得好,不愁将来嫁不到好人的教条却也是让人呜呼。。。此娃,今年10岁了,的确外表上看起来是个可人儿,的确,至少表面上很会讨人说话,很甜言蜜语地不合乎她这个年龄?当然,现在的孩子什么都知道,各种信息都比我们那个时代强N多倍,加之这样的从乡下来到花花世界的生活环境,当然,会改变很多。为了此娃的教育,她和娃的爷爷奶奶不停地争斗。。。搞得她筋疲力尽,她说,她要放弃了。反正这娃自己在外边都是自己是后妈二妈,对她不好。。。就因为她不准她乱买东西乱拿别人的东西不好好学习。。。而娃的爷爷奶奶说她是在虐待这娃。。。最近,这娃的爷爷奶奶生病了,来到他们所在城市治病,因为没有医疗住院费,他们帮他们暂时交了3000多银子,而他们没有说一声谢谢,相反,他们收养的另外一个女的给买了一两件衣服,他们逢人就说此女好。。。于是,我对她说,如果你们给了钱,你们还想去讨谢谢而别人又没说的话,要么就不给,如果给,就不要抱怨别人不说谢谢。。。这样如此各自欢喜,如何?更简单的类比就是如果你们借钱给别人,就得事先想好别人不一定会还钱给你们,否则,就不要借钱给别人。一大堆一小堆他们的故事,说实在,烦不胜烦,而且,都是亲戚堆里面传来传去,很快到处都是神话故事。而且,二婚的她,从心底里来说,据我所知的本来是心地算是一个比较善良的人,而且,也很能吃苦的人,但是性格太急躁,有些也有看不开和计较的时候,再加之这么些年的东奔西走,没有一个踏实的着落,也慢慢地变了些模样。即使现在结婚了,也总归有些常言道的贫贱夫妻百事哀的感觉。今天,又在唠叨这样的故事,都快成祥林嫂了。于是,我说,要么就把这娃完全当自己的娃,要怎么教育就怎么教育。如果顾及他人的感受和这个娃到处说这说那的感受,你就完全不管那么多,由她去好了,就看你怎么想。因为,将来,想靠谁来养老那只能是个神话,尤其是现今社会,很多人都活得某种
程度的艰难,将来的养老,即便是有自己的儿女,又有多少人是N多年前大家心中想象出来的孝子孝女孝孙呢?又有多少人能做到病榻前不说半句抱怨的话呢?先靠自己把自己拾掇干净利索吧,从经济上和精神上开始。。。世上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处,多个人有多个人的好处,想所有的好处都处处占全的话,这世上恐怕连0.0000000。。。1的人都没有?身边这样那样事情的人或家庭看多了,也会觉得人生怎会如此多灾多难?为何又有很多家庭表面上看起来幸福光鲜得很?虽说每个家庭都有每个家庭的幸福,每个家庭都有每个家庭的不幸。。。但愿天下尽欢颜!刚刚开了这网里撒的这碗鸡汤,还不错,发上来。

难见真情说曹操曹操到,刘芳话音刚落就看到了麦杨子。虽然多年未见,他并没有变得很老,刘芳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他留着个象鸡冠一样高高竖立起的怪异发型,在一群年龄不轻的女人簇拥下,有说有笑地走了过来。刘芳判断那些女人都是跟他学跳舞的学员,看来麦杨子的女人缘还真是不错。刘芳叫了声
:
麦杨子。他也马上认出了刘芳,张开嘴刚要说话,看到了刘芳身边的凌芸,他就那样停下了脚步,半张着嘴不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凌芸发了呆。刘芳指了指凌芸,问他
: 你们认识 ? 看美女看傻了吗 ?
这下把麦杨子闹了个大红脸,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突然说道 :
这位妹妹看起来眼熟,难道是天上掉下来了个林妹妹
?刘芳心里想,这又是个花痴,以为是在《红楼梦》里呀。刘芳和凌芸相处的时间并不多,每次在一起总会踫到这样的男人。最严重的一次是她们旅游时,一个20多岁的年轻小伙子认为凌芸是30岁出头的年纪,非要和她来场姐弟恋。凌芸无奈地对他说
:
我要是努力一点,女儿都和你一样大了。那小伙子最终还是不信,认为凌芸是瞎编的借口。刘芳说
:
这是凌妹妹,不是林妹妹,她不是来葬花,是来学跳舞的。麦杨子听了后不由大喜,连声说
:
太好了!太好了!忙带着她们到注册处报名交费,安排到了自己教学的班中,才放下心来,依依不舍地告别而去。麦杨子回到住处,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大失水准。试想,游历在万花丛中,多少女人想投怀送抱,他都没有放在心上,更不要说身边还有一个比他年轻近20岁、死心塌地、不要名份也同居了多年的女人,今天怎么看到个老女人也失态了呢
?麦杨子知道上老年大学的女性要在45岁以上,所以他把他的学员都看作是老女人。麦杨子决定在上第一次课时一定要扳回一城,让那个叫什么
” 凌芸 ”
的领教一下他的高超舞技和高高在上的姿态。事情可没有朝他计划的方向发展。麦杨子看到凌芸来上课,心里就象放下了一块大石头。整堂课,他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亢奋异常,把平常用广州话上课,改成了他说得并不太好的普通话。他不仅教学特别卖力,对每个学员特别和蔼可亲,还不停地赞扬他们学得好跳得好,让每个人觉得自己都够格当老师了。一些跟麦杨子学习多年的老学员不禁在心里嘀咕
: 麦老师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什么 ,
表现得很反常啊!下课后,麦杨子的心情可想而知了,他又沮丧又灰心,自己怎么就控制不了情绪呢
?
下次课一定要恢复到正常状态,麦杨子下定了决心。可是第二次课他上得更糟糕了。本来应该主要是他在前面领舞做示范,学员们跟着跳,可他没跳多久就迫不及待地单独和每个学员跳。能被老师带舞是每个学员的求之不得的,麦杨子却觉得自己就像《圣经》中的雅各。雅各到了拉班家,拉班有两个女儿,利亚和拉结。雅各爱拉结,为拉班工作了七年,愿得拉结为妻。但拉班却先许妻以利亚,于是他为得到拉结,又为拉班工作了七年。麦杨子好不容易和每个学员跳完,才终于轮到了凌芸。和凌芸跳舞时,他瞄到了她手腕上戴着一只白玉手镯,而她的肤色几乎和手镯的颜色一样白,又让他心猿意马,舞步都差点跳错。这还不算,有一次凌芸拒绝他带舞,他有点失态地当场大声斥责陪他教舞的女助理,怪她没有把新学员教好,女助理莫名其妙地挨了训斥,气得肚子鼓鼓的。事后刘芳问凌芸为什么不要老师带舞
?
凌芸说,他得意地就好像个皇帝,对着一群后宫要雨露均沾,我偏不让他得逞,再说跳那么一下也不会有多大进步。刘芳暗笑,原来凌芸也有耍小孩子脾气仼性的时候。麦杨子左思右想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找来几个最好的哥们给他出主意。几个哥们听完麦杨子的述说,不约而同都嚷了起来
,一个说 : 杨子,你多少岁了,还在玩爱情游戏吗 ? 另一个说 :
那女人有50岁了吧 ?麦杨子说 :
我问过阿芳了,她女儿研究生毕业后都工作了,应该只比我小几岁吧,我们的年龄还是很合适的。这下子几个哥们的眼睛都发直了
: 你要把你那个二奶换成她吗 ?
只听说越找越年轻的,你怎么倒过来了?麦杨子不禁有点垴羞成怒 :
你们不要乱说笑话,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她。众人看见麦杨子真的生了气,马上都闭上了嘴。其中一个号称
” 智多星 ” 的只好圆场说 :
不如我们把她约出来吃个饭,看看她倒底是个怎样的人再做决定吧。大家伙都说这个办法好,也都很想见见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把个万事不经心的麦杨子弄得五迷三道。刘芳接到邀请后很痛快就同意了,她也希望凌芸能参加聚会。一方面是街坊邻居很久不见想叙叙旧,另一方面是她想好友能多认识几个人,毕竟她丈夫已经去世这么多年了,感情上最好也能有个归属。凌芸呢,在女儿参加工作后精神上压力减轻了很多,心情也舒畅了,对朋友间的聚会不再那么抵触,也答应了刘芳的邀请。